※夏目友人帳

 

 

 

那是冬天的故事,一場屬於冬天的溫暖的夢。

 

「呼、呼……不要再追著我了!走開!你快走開啦!」還背著學校的書包,弱小的身體在一陣你追我跑下已經累得氣喘吁吁,明明是寒冷的冬日我卻熱的冒汗,雙腳也快支撐不住,什麼時候會突然倒下都不意外,只希望在逃脫妖怪手中之前不要發生。

「嘻嘻嘻,小鬼,你就乾脆的讓我吃掉,這樣你就不用一直跑下去了啊。」

說話時會從整體中間裂開一個大洞上下開合,不開口的妖怪就只像一塊飛在空中的黑布,連眼睛也沒有。妖怪的聲音帶著空洞的低沉,感覺不適從耳朵接收而是直接在腦中辨識到。

「讓我吃了吧!這樣你就永遠解脫了。」

「我不要、你不要追我……嗚……你走開、走開啦……」

喉嚨從剛才喊到現在已經乾燥,眼眶中卻冒出濕潤的感覺。

我不甘心,不明白,也不懂,為什麼會看到這些奇怪的東西?還要被他們追趕,為什麼別人看不到?就只有我,要因為這些東西被排擠。

我討厭他們,他們卻一個接著一個的纏上我。

「為什麼要來找我,明明有那麼多人類啊?」

「呵呵,看來你一點都不了解自己啊,小鬼。像你這種看得見妖怪的傢伙代表你擁有比其他人更強大的力量,吃起來比其他下賤的人類還要美味啊。」妖怪的氣息襲上我的脖子,轉頭一看,他已經貼近我的背後不到幾呎遠。

「嗚哇!」

近到放大的黑布已經看不到整體,張裂開的大口是足以一口將我吞下的大小,裡面無盡的黑暗讓人分不出上下。

不敢再轉頭地拔腿狂奔,前方的路已經不是家裡到學校會經過的道路,原本就人生地不熟的都市現在又跑出平常的活動範圍,回去的路也迷失了。

肯定……又會給他們添麻煩了,又要被討厭了。

「快滾……」「啊!好痛!」

後方的妖怪突然大叫,震得我摀上耳朵反射的蹲下。

「臭肥貓!給我滾下去,啊!可惡!」

貓咪?

我偷偷轉頭一看,黑色的妖怪已經不見,剩下一隻有著肥胖身軀,身上有著奇怪花紋,頗似招財貓的貓咪。

坐在地上的貓咪舔著自己的前掌,在我靠近之前動了動耳朵轉頭看我一眼後就跑進一旁的樹叢。

「啊,貓咪等等我。」

跟著擠進樹叢中,貓咪小小的圓尾巴跟著牠跳動的身體上下晃動,從狹小的樹叢跑到被踩平的小徑,貓咪一路上沒有停下。

貓咪越跑越慢,最後從跑變成走,我也緩下腳步跟在牠左右晃動的屁股後方,看牠打算走到哪去。直到一道橘黃的光線射進樹林,貓咪踏進那道光中消失身影。

走進光線中的那瞬間,眼睛被亮光照得睜不開,用手擋在眼前搖搖晃晃地走了幾步,我才終於能睜開眼,看見貓咪正背著光坐著看向我。

我蹲下身試著摸摸牠的頭,柔軟的觸感和溫暖的體溫很讓人放鬆,剛才的恐懼都像一場噩夢,在醒來過後逐漸淡去,殘存的餘悸也不再令人害怕。

貓咪從我的手掌心下離開,鑽進我的懷中。

「你不會怕我啊?」

第一次如此親近有著溫熱體溫的生物,我開心地將牠抱在懷中坐下。

在穿出樹林後是一小塊平坦的空地,可以瞭望大半的都市景貌。剛才照進樹林中的一小道橘黃色光線正照亮整塊空地,遠方的落日已經隱沒一半。

順著貓咪的背,牠似乎很舒服地趴了下來,還閉上眼睛。

「你要睡了嗎?」

我對著貓咪說,牠不會回應我也無妨,我只是想將話給說出口,不必放在心中,也不會因此被嘲笑和漫罵。

「剛才是你就了我吧,你也看的道那個東西嗎?好像有聽過動物對人類看不到的東西也會有感應,可是你們卻不會因此被討厭。」對著聽不懂的貓咪吐苦水好奇怪啊,可是對著牠就有好多話想講,好多好多的話……想說……

眼皮越來越重,好像是剛才的奔跑消耗太多體力,還想跟貓咪講話,可是意識卻慢慢飄離。

「可以不要離開我嗎?」陪在我身邊。

身體失去力氣而往一旁倒下,貓咪溫暖的體溫從手中溜走。

牠果然不可能留下來啊。

 

「夏目,夏目。」是貓咪老師的聲音。

「怎麼了貓咪老師,一大早就叫得這麼大聲。」

一從被褥中爬起,就看見貓咪老師一臉悠閒地在一旁蜷趴著。

「你流眼淚了。」

「咦?」摸了摸眼角,的確還殘留著些微水珠,我趕緊將痕跡給抹去。

「是夢到什麼了?」

「欸,貓咪老師想知道嗎?」

「沒什麼,隨口問問,我要來去吃早餐啦。」一說到要吃飯貓咪老師就跑得特別迅速。

「好像是小時候的事情,但最後似乎有感覺到被包圍的溫暖,可是應該只有我一個人的啊那個冬天。」醒來前的感覺已經變得模糊,可是在寒冬之下的那鼓溫度確實溫暖了我。

「啊是嗎?」應了個沒頭沒尾的回答,貓咪老師自己拉開拉門跑下樓去,蹦跳下樓的聲音清晰入耳。

我將床墊和被子收入櫥櫃中正好聽見塔子阿姨的聲音,正叫著我下樓。

 

「哼,既然你這樣求我了,我這高貴的存在就勉為其難地陪著你吧。」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雨季降臨之地

藍翎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