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真,下班了嗎?」

「嗯,剛好結束一場手術,在收東西了。」

 「那你在醫院門口等我,我去接你。」

「怎麼今天突然……」嘟……嘟……

看著已經通話結束的手機螢幕,綠間無語地將它收進口袋中。

「居然敢掛我電話。」對著無人的鐵櫃說話,綠間部優雅的甩上儲物鐵櫃,轉身離開休息室朝高尾要他去的地方前進。

一踏出醫院的自動門外,帶有秋意的夜風襲來,綠間反射地將套在外頭的大衣給拉緊,抬頭望著車道尋找那台跟他非常不合高尾卻異常喜歡的轎車。

腦袋還在運轉著平常總是在家等他的高尾今天怎麼有閒情逸致來接他。

由於他的上下班時間總是不定時,所以當初也說好不用接送,而且一個男人被另外一個男人接送上下班怎麼也說不過去。

不過重點還是……他真的很受不了高尾的車子!

一台即使在夜晚還是讓人感受到色彩刺激的轎車,反射出所有照上車子的黃光,一點也不低調的車子降下車窗,看到裡頭一個伸長脖子說話的人:「對不起久等了,小真快上車吧。」

車子疾駛而來時,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經集中在它身上,現在知道了車子迎接的人更是將目光轉而集中在綠間身上,窸窸窣窣的不知在談論什麼。

綠間打開車門,修長的雙腳收進車內馬上關上車門隔絕外界。

「快走吧。」

「收到!」

愉悅地踩上油門,車子疾駛離醫院門口,馬上將那人人可以的話都不想進入的建築物甩在後頭。

「所以說,今天怎麼突然要來接我?」剛剛沒有問完就被斷掉的話綠間可沒忘記。

「懷念一下嘛。」

高尾依舊帶著笑意,話裡聽不出究竟是想懷念些什麼。

「以前小真不也都要我載你到處跑的嗎?」

聽高尾說到這,綠間終於明白他話中的懷念是指什麼,不過以前自己做的事情實在是讓他想徹底掩埋,搞不清楚之前怎麼會坐在一台板車上給人載呢。

「說過不准提的。」

「有什麼關係嘛,我都騎著跑了。」

看到綠間不悅地將頭撇向外頭,高尾還是樂地繼續說下去。「而且現在又不是板車而是轎車了,小真你也不用再感到羞恥了阿。」

「這台車沒好到哪去。」

「咦咦!小真好過分阿,怎麼可以說我的真醬跟板車差不多。」

「所以說不要叫你的車『真醬』了!」

要不是怕引發交通事故,現在的綠間真的想一拳揍下去,看看高尾那個腦袋可不可以變成聽得懂人話。

「哈哈哈。」

見著邊開車邊大笑的高尾,綠間的神情宛如替這世界哀悼多了一個沒救的笨蛋,而他居然還喜歡上這個連他都無法救治的笨蛋。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到底哪陣風把你吹來醫院接我?」

「誰知道?」

「認真回答。」

車子的速度漸緩直至停止,高尾和綠間的唇貼在一塊,安全帶成為無法阻隔兩個人的物品,就像世人的目光無法阻止高尾騎著板車接送綠間,更無法阻止──他們兩人相愛。淡淡的吻,不帶痕跡,卻在兩人心中留下無法抹滅的衝擊。

「你......突然.....

「回答阿。」

「這算什麼回答。」

車子再次啟動,加速到原本暢行的速度。

「今天是屬於我跟小真的日子。」橘色球衣下的106,秀德球隊中的光與影,現在兩人已經長大,但都還是那接送關係裡的高尾與綠間。

但是今日,他們是106日那天的甜蜜情人。

 

 

-end-

創作者介紹

雨季降臨之地

藍翎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