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手機查看時間,涼太踏著極快的步伐往家的方向邁進,就在要把手機放回口袋時手機突然陣動起來,也沒先看聯絡人名字就直接接了起來。

「喂?」

「喂媽媽,我今天跟同學去學校附近一家新開的餐廳吃飯,不回家吃了。」

「欸,怎麼這麼突然?」「就同學今天突然約的,不行去嗎?」

似乎是感覺到他話中的猶豫,翔太原本告知的句子轉為詢問。

反正也還沒開始煮飯,倒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涼太就答應了,不忘提醒別太晚回家才掛了電話。涼太才放下手機抬起頭就看見從另一頭走回家的大輝,對方也跟他做著一樣的動作。

「小青峰回來啦。」涼太幾乎是衝得跑到大輝身邊跟對方並排行走。

「你今天怎麼比較晚?平常不是這時已經在家裡了嗎?」

「就準備下班時公司突然有急是要處理就拖到時間了嘛。」

涼太聳聳肩,也表示無奈,哪有人想要晚回家呢?尤其是家中還有可愛的小孩等著的家庭。

大輝點點頭,突然想起方才電話的內容,開口說:「對了紀子打電話說她跟朋友去吃什麼甜點吃到飽所以不回家吃飯了。」

「紀子也不回家吃?」「怎麼,翔太也不回家吃?」

「對啊,他也是剛剛打電話報備的,說學校附近新開一家餐廳同學就約他去吃了。」小孩子都不回家吃飯,家裡也只剩他跟大輝,涼太開始盤算起今天的晚餐,原本的預定全部被打亂。

大輝倒是不太在意,反而笑了起來,勾上涼太的肩膀將人轉了個向,背離家裡的方向往停車場走去。

「怎麼了小青峰,不回家嗎?」

「難得只有我們兩個就去吃頓大餐吧。」

大輝拿出手機撥出電話,跟客服人員簡單應答後便掛斷電話,對涼太比了個YA,「搞定。」

看大輝難得的溫柔還幫他開門,涼太不免懷疑起大輝心裡在打的鬼主意,皺起姣好的臉直盯著大輝看,但對方不知是故意無視還是真沒看到,甩上車門就開車疾駛離住宅區,往商業區開去。

 

車子駛進大樓的地下停車場,大輝將車子停妥後又快速下車幫涼太開門,從打算出門吃飯開始大輝就溫柔的詭異,涼太終究開了口:「小青峰怎麼突然這麼體貼還幫忙開車門啊?」瞇起眼盯住大輝的雙眼,他卻刻意的將眼神撇開,敷衍地說了沒什麼就將人給拉過,坐上電梯直達用餐樓層。

看到大輝跟涼太從電梯走出,馬上有服務人員向前招呼:「請問兩位是有訂位嗎?」

「有,青峰大輝。」

服務人員迅速掃過手中的訂位單找到青峰大輝的名字,「好的,青峰先生,兩位請跟我走。」領著兩人到悠靜的窗戶邊,五十七樓高的視野十分良好,由上俯視燈光閃爍的街道更是有種迷離之感。

「這是我們的菜單,稍後替兩位點餐。」恭敬的鞠躬,服務生就馬上退開讓出兩人空間,高級的餐廳內除了雅致的裝潢還有悠美的音樂,所有人的交談聲都小的只有彼此聽見,絲毫不吵鬧。

「這種用餐的尖峰時刻小青峰是怎麼訂到位置的啊?」

「靠點關係嘛,剛好客戶是這邊的總經理,就給了個方便。」社會上的交際手腕,自從進了公司上班後大輝的個性也被磨了不少,業績也都是同課裡的一等一。

看大輝得意十足的笑容,涼太也不禁跟著笑了起來,彼此都找了個好工作有著共同的美好家庭,十幾年下來還一直維持著,對他們而言著實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兩個大男人共組的家庭,不僅僅家裡長輩的苛責還有世人的異樣眼光,但他們撐了下來還育有兩小,對一開始的他們而言這是做夢也難求的未來,甚至到了現在涼太都不敢保證他們還能繼續走多久。

為此,他們比其他家庭都還要珍惜當下的時光。

點完主餐,大輝還跟服務生點了餐前酒,服務生只是點頭示意便迅速拿了瓶紅酒過來,替兩人盛酒,一邊說明。

「這是1982年法國拉菲葡萄酒,由於當年的葡萄質非常良好,釀出來的酒更是香醇,是現在世界上價值數一數二的葡萄酒,兩位慢用。」服務生的動作優雅又迅速,再行了個禮才離開。

拿起酒杯,涼太先是聞了聞紅酒散發的濃厚果香,輕輕搖晃。「小青峰今天可真是大手筆啊,居然還喝如此高級的紅酒。」

「那當然,如果不是這種等級的紅酒,怎麼配的起我青峰大輝的老婆,又怎能拿來慶祝我們二十周年的結婚紀念日?」

「小青峰居然會記得我們的結婚紀念日。」嘴上雖然帶著驚訝,涼太臉上幸福洋溢的表情卻是連路人都足以被渲染,「既然你都這麼有心了。」涼太舉起酒杯與大輝的酒杯輕撞,發出清脆的玻璃聲。

「敬我們二十周年結婚紀念日,還要朝下個二十年邁進。」

兩人小酌紅酒的甜美,一股香氣在口中縈繞,不愧為「葡萄酒王國中的皇后」,味道真是一般葡萄酒難以媲美的。

放下手中的酒杯,大輝拉過涼太的手,親吻無名指上頭的藍寶石戒指,輕聲道:「謹獻此吻於我親愛的青峰女王,謝謝你二十年的不離不棄,感謝你在我們懵懂的少年時期最終還是選擇我,要是沒有與你經歷的過去,現在的青峰大輝不會如此成功。I love you forever and ever.

緊緊握住大輝的手,涼太感動地全身顫抖,眼淚已在眼眶中打轉。

Me too.

 

 

-end-

創作者介紹

雨季降臨之地

藍翎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