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RK關鍵字跟風

※打結的平行線

※冤家路窄

※對,我貪心

 

 

 

 

抓對方的領子,一拳揮下給他個痛快,陌生男子臉部早已布滿大大小小的青紫色,最後一下重擊直接讓他昏過去。

灰崎祥吾不屑的嘖了聲,將人丟向狹小巷子的末端,拍了拍手踏出黑暗地帶。

「這麼不能打還來挑釁,真是活膩了。」灰崎祥吾嘆了口氣打算去便利商店買瓶飲料解渴,隨口說著的話卻有另一個人回應。

「還蠻強的嘛。」

沒聽過的聲音,但又沒有找碴的意味,灰崎祥吾緩緩轉向聲音,是一個跟他一樣穿著帝光制服傢伙。

上下瞧了對方幾眼也不管禮貌,灰崎直接切入重點:「你想幹麻?」

一直靠在牆邊的男人直起身子面向灰崎祥吾,「看你打架打得不錯,運動神經不差,要不要來帝光籃球,別浪費你的好天賦了。」

沒想到居然是要他進社團,那種無聊又浪費生命的地方不適合他,而且居然還是熱血的運動社團,他不禁笑出來。

那名被灰崎無視的學生只是大聲喊著:「我在社辦等你。」也沒有要追上的意思。灰崎祥吾搖搖頭受不了這種渾身充滿著活力的人,剛剛才揍過人的雙手又燃起了慾望。

一場意外的相遇,街頭混混遇上籃球隊隊員,漫無目的的人生與陽光熱血,命運將平行線給打了結,將兩種人纏成了死結無法解,表面上的分離是為了下一次的珍惜,即使灰崎祥吾到了最後還是不肯承認被命運操弄人生。

 

 

一向是自己將別人拖到小巷裡,沒想到有一天也會換他成被拖的那個。

灰崎祥吾看著眼前的人,等著他的下一步動作,雖然自己大概也猜了個九分。

「沒想到自己也有今天吧!灰崎祥吾,你就給我去死吧!」隨著語音一起落下的拳頭力道強勁,但也打中了才有用。

稍稍移動頭部輕鬆閃過這一拳,找碴的傢伙反倒痛的往後跳步,嘴上還有綿延不絕的髒話。

要說那種力道直接撞上牆壁到底有多痛,灰崎祥吾光是想就覺得渾身發麻,但現在也不是可憐對方的時候,這次被纏上的人可是他啊。

一瞬間將情勢逆轉,灰崎祥吾踩住對方腳,用力左右轉動幾乎將全身的重量都放在那隻腳上了,要對方先來個下馬威。

「連要打個人都打不準還想要報仇啊,再回去練練吧。」灰崎祥吾抬起一直踩著的腳用膝蓋給對方的肚子狠狠一撞。「嗚!」在對方倒地後還對他的肚子再補一腳才滿意離開。

認真思考自己最近給別人的感覺是否太柔和點,以為他收手不幹了傢伙全都找上門來要給他痛快。灰崎祥吾走出巷弄後又回頭看了眼那個倒在地上哀嚎的傢伙,咕噥了句:「好像真得心軟了點。」還留給對方哀嚎的力氣。

「還是一樣強嘛。」

總覺得這場景似曾相見,但一點也不願承認的灰崎祥吾連看都不用看就知道那句話的主人,那聲音,熟悉到令他想吐。

灰崎祥吾直覺就是要直接走人,遇上那傢伙向來沒什麼好事,還是閃為妙。

「喂,見到人是不會打聲招呼嗎?」虹村修造將人給扯過壓在牆上,扣住灰崎祥吾不讓他有逃跑的空間。

「冤家路窄……」灰崎祥吾小小聲地抱怨著,但在這距離下還是讓虹村修造聽正著。

「哈,看來你也不是沒有任何長進,居然還會用成語了。」

「你想幹麻?」

逃不掉也只好面對的心態,灰崎祥吾慵懶的目光對上虹村修造一向有神的眼睛,想要避免著不被對方給拉著走,但看著那眼神他就知道,自己又淌進了一個無底的深淵中。

「不覺得這場面有點熟悉?」虹村修造帶著笑意道。

看來對方跟自己想著同一件事情,令他至今仍舊後悔著的初次見面,那段命運被捉弄的日子。「你現在可沒有籃球可以邀請我了。」

「是沒有,但誰說我不能有其他事情呢。」

「……」一定沒好事,灰崎祥吾只能在心中如此念著。

「來我身邊吧。」

「蛤?」灰崎祥吾實在無法置信自己究竟聽到了什麼。

但虹村修造那只有在籃球場上才會露出的認真眼神,如今卻是直勾他的眼睛,讓灰崎祥吾想說句「你在開玩笑嗎?」都說不出口。

「一直待在我身邊吧,灰崎祥吾。」

無奈的閉上了眼,洩了氣般身體向下滑了幾吋。

「你也太貪心了,一直是怎麼回事?老子的去向是我自己決定的。」

「對,我貪心。從今往後你就是只能待在我身邊。」不給任何轉圜的肯定句,虹村修造這次不再拐彎抹角,他怕錯過這次,下次命運女神可還會幫他將兩條平行線給再次打結嗎?殊不知這兩條線,早已成了死結。

「你這已經是命令句了吧!」

「是,所以放棄掙扎,你有哪一次逃過我的命令了?祥吾。」

現在的虹村修造用命令綁住灰崎祥吾,往後的他,卻是被灰崎祥吾給綁死了人生。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雨季降臨之地

藍翎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