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捧著雙手,呼出的白煙被掌心包裹,全身每寸肌膚盡可能躲在厚重的棉襖下,唯獨無法遮掩的面頰凍得發顫,沒有神經傳達來的害羞臉頰卻也紅透,原本為唯獨他能給與的感情已經不復存在。

全身包裹得緊緊還是感到寒冷,日本的冬天是如此寒冷,不知在何處的他是否也與自己感受到相同溫度,黃瀨只得依賴如此想像,想像著他的身影來溫暖自己比外頭更寒冷的內心。

「你跟我......還是看著同一片天空嗎?」

 

──啪、啪、啪

遙望著被都市燈光給掩蓋的星空,屬於北半球的星空不知對方是否也一同共賞,是否能藉由星空的反射望見他也正凝望著的眼神。

從公司離開踏著沉重的腳步返家,身為大二生的他少了些課業壓力,原本三七分的時間已經變成六四分,工作上的時間開始壓過學校,沒有他、沒有籃球的學校,除去那輕如鴻毛的畢業證書也沒有任何值得前往的意義。

「唉,趕快回家好了,這天氣真是冷死了。」

黃瀨提起沉重步伐,加快返家的速度,逃離外頭零下的溫度。

──啪、啪

脫下厚重的棉襖大衣,肩上的壓迫感沒有減少,胸口的沉悶壓的自己呼吸困難。已經過了兩年,就帶著這樣的身子度過兩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日子,還能夠繼續站著黃瀨已經覺得是個奇蹟,如果下一秒就這樣倒下他也不意外,或許這樣還是種解脫。

給自己倒了杯熱茶暖手,隔著陶瓷杯感受裡頭傳來的慰藉,向上竄升的白煙襲向臉蛋,融化方才僵硬的臉部肌肉,卻怎麼也融化不掉心底外頭的萬年寒冰。
白煙燻上鏡頭前帶著光澤的眼眸,鏡頭後卻是已經乾澀兩年的眼眶。

......究竟是什麼數字,要如此折磨他。

中學時的背號,無法追上的籃球技巧。高中時的背號,無法跨越的空間距離。大學時的分離,生死不明的無限等待。

「你在哪裡......小青峰......

曾經透過對方感受到的溫暖,如今卻只能雙手交握。

「我不會要求1 on 1,我也不會亂操身體,我已經不會哭泣......」曾經豐沛的淚線,像是被青峰一同帶走。自他消失那刻起,黃瀨的一切從內心被全數掏空,徒留下空蕩蕩的軀殼與不復返的回憶折磨著殘存的精神力。

............不能回來嗎......

──

 

緊閉著雙眼,無法入睡的黑夜如此漫長,少了你的世界失去色彩,一切回歸原始的黑與白,但曾經存在的白卻也被你一並帶走,夜空連僅存的深藍也消失得無影蹤,月亮也被黑洞給吞噬。

──好冷、好漫長

──一切都好痛苦阿

──我的心、你帶去哪了

──小青峰......

──

溫熱,覆上唇瓣。

皺著的眉頭緩緩解開,緊閉的雙眼獲得力量重新睜開。

夜晚,或許不再黑暗。

黃瀨看見了那深邃的藍,上頭閃耀著無數星光,璀璨的夜空就在眼前。

「等、等等!」

看著眼前僅存的色彩遠離,黃瀨緊張地伸出手想抓住,抓住那鮮明到不實際的色彩。

沒有碰觸到夜空的手被半途奪走,被一個不屬於自己的體溫給包裹。

只是一隻手,僅有一瞬間,黃瀨感受到了曾經擁有卻失去了的觸感。

「你......

「先睡吧,黎明就要來了。」

低沉帶有特殊磁性的聲音,既熟悉又陌生,簡短卻像一曲終了的晚安曲,

黃瀨帶離夜晚,帶進夢鄉,帶往黎明......


......我回來了」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雨季降臨之地

藍翎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